学术数据库移动客户端

文献计量学指标应用的四个群体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微信登录

文献计量学指标应用的四个群体

摘要: 普赖斯奖得主、著名的荷兰科学计量学家Loet Leydesdorff和两位合著者即将在Scientometrics杂志发表文章,Professional and Citizen Bibliometrics: Complementarities and ambivalences in the development and use ...
普赖斯奖得主、著名的荷兰科学计量学家Loet Leydesdorff和两位合著者即将在Scientometrics杂志发表文章,Professional and Citizen Bibliometrics: Complementarities and ambivalences in the development and use of indicators. A state-of-the-art report(专业人员和非专业人员的文献计量学:指标研制和应用方面的互补和矛盾,现状报告)。
文章结论部分说(大意):

文献计量学评价涉及四个利益相关者群体。

第一个群体是数据提供者,尤其是生产WOS的汤森路透(博主: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业务部已经更名为Clarivate Analytics)和生产Scopus的爱思唯尔。它们生产经过预加工的数据,但这些数据并非是没有错误的。例如,早期期刊的数据经常缺失,很多期刊的卷号、期号和文章页码时常有误。一些更高级的文献计量学指标则是由一些专门从事文献计量学业务的机构(博主:如荷兰莱顿大学的CWTS)所提供的,它们基于WOS或Scopus数据构建了自己的数据库。指标用户应该牢记,高级指标的计算离不开参数选择,而参数选择可能是依情况而变化的,也可能是错误的,例如,到底采用哪种领域描述方法(例如,采用什么期刊集合),是数据提供者决定的。

第二个群体是科研机构的文献计量学人员,他们利用文献计量学数据进行评价。他们处理论文数据和引文数据的方式可能有较大差异。有些文献计量学人员明白,文献计量学基础数据一般来说是偏斜分布的,因此应该采用非参数统计而不是采用平均值,有些人则不清楚这一点。他们采用的领域归一化指标或时间归一化指标也是不同的,从而影响评价结果。

第三个群体是科研管理者,第四个群体是科学家,这两个群体都是文献计量学分析的用户,故放在一块说。一方面,他们的文献计量学知识往往是有限的,未必能避开文献计量学分析结果的阐释方面的很多陷阱;另一方面,他们对被评价的科研群体及其学科背景和机构背景相当了解和熟悉,这是阐释文献计量学分析结果所需要的。因此,这两个群体在科研评价中往往比文献计量学人员更有影响力。如果文献计量学评价报告的作者能用非专业化的语言将研究方法和研究结果讲清楚,则文献计量学分析结果的阐释方面的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不过,将专业语言翻译为通俗易懂的语言风格的本事,可以认为是一门艺术。

总之,文献计量学指标是在不同利益相关者群体之间的互动过程中社会构建出来的。这里可以采用两套策略,建构主义策略和现实主义策略。建构主义策略认为,对于指标之选择,我们只能实用主义地“表示同意”。现实主义策略认为,指标是观察世界的窗口,那么,就带来两项任务:一是改善这个窗口所见事物的显示度,换句话说,要提高测量的精度;二要使窗口的构建与重建过程是透明的。如果以为构建是不言而喻的,那么评价活动就成为一项技术活,最终被黑箱化,成为一段计算机程序。政策制定者和科研管理者也许喜欢这样的视角,但是,这样的评价会对被评价的过程造成损害。

文献计量学指标应用的四个群体  |  责任编辑:虫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