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数据库移动客户端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微信登录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摘要: (外一篇)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我们篇】:你曾经吆喊个不休,研究生想毕业须发SCI,你现在朝三暮四要看淡它,可是,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你曾经吆喊个不休,晋升职称要靠SCI,你现在见异思迁要看淡它,可 ...
(外一篇)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篇】:
你曾经吆喊个不休,
研究生想毕业须发SCI,
你现在朝三暮四要看淡它,
可是,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你曾经吆喊个不休,
晋升职称要靠SCI,
你现在见异思迁要看淡它,
可是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你曾经吆喊个不休,
申报奖励要打包SCI,
你现在左顾右盼不想再看看它,
可是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你曾经吆喊个不休,
竞争职务要靠SCI,
你现在羞羞答答要看非SCI门票,
可是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我篇】:
        1988年,我研究生毕业,
硕士论文是手抄的,
离校之后才发表了一篇准SCI,
那感觉真的挺好!

1991年,我用手艺维修了高压电缆(20kV),
事后写了篇文章:
X射线应力仪高压电缆的维修》(独立作者)
是不是SCI无所谓,
到现在感觉还挺好的。

1990年给某钢编码了个计算机程序,
要价只有壹千元,事后写了篇文章:
ODF的物理思想》(独立作者),
是不是SCI无所谓,
到现在感觉还挺好的。

1991年我用一个冬天的时间,
写了本小书:
《魔方及其应用》(独立作者),
一年后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
到现在感觉也是挺好的。

1993年给基金委写了个申请书:
“超塑性的耗散结构模型和金属物理研究”,
基金委批了,给了6万元经费。
我开始独立主持国家基金项目^_^,
感觉真的挺好的。

1994年,我开始转型(实验转理论),
1999年发表了一个SCI,
《晶体价键理论和电子密度理论的沟通》(独立作者),
管它影响因子是大还是小,
感觉真的挺好的。

就在这一年,
我又发表了一个SCI,
Zn-5Al合金超塑性的量子效应》(独立作者),
管它影响因子是大还是小,
感觉真的挺好的。

2000年我写了本论文,
Zn-Al共晶合金超塑性的研究》(独立作者),
外加3篇SCI,
成功申请到清华大学的同等学力博士学位,
没有入学考试,没有杂七杂八,
那感觉真是挺好的。

2003年我又发表了个SCI,
《TFDC相图》(独立作者),
管它影响因子是大还是小,
感觉真的挺好的。

2003年我在学校出版社出版了,
《魔方的科学和计算机表现》(独立作者),
管它出版社是大还是小,
从交稿(硫酸纸稿)到出书,
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那感觉真的挺好的。

就在这一年,我给基金委的委刊,
写了篇短文《魔方中的科学》(独立作者)
文章虽短,却是封面文章,
管它是不是SCI,
那感觉真的挺好的。

2007年后,我写了很多文章,
都发表在科学网里(博客大毛忽洞),
管它算不算工作量,
如果用Google找“李世春”(有成百上千),
我排在第一名,
那感觉真的挺好的。

与此同时,我开始第二次转型(从理论研究转型到计算机编程),
2011年,我又发表了个SCI:
AEC: A New Tool for EET, TFDC andCrystal Formula(独立作者),
管它影响因子是大是小,
感觉真的挺好的。

我开设的公选课(魔方和数学建模,1学分),
每学期一次,要排队选课(120人教室),
管它归属什么专业,
管它是不是主干课程,
好玩就是最好的,
那感觉真的挺好的。

2015年我在高等教育出版社,
出版了《魔方里的科学和文化》(独立作者),
网上叫卖这本书的很多,
我自己感觉挺好的。

你吹捧SCI的时候,
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你批判SCI的时候,
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因为我是独立学者。
我也有响当当学术番号:
大毛忽洞学者,而且是终身制。
无论是百度搜索,还是Google搜索,
我都是第一名!

管它是不是SCI,
管它影响因子是大还是小,
管它算不算工作量。
做学问就要写文章,
把文章贴在网上(博客大毛忽洞),
那感觉真的挺好!

除了SCI,我们一无所有  |  责任编辑:虫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