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木虫手机版学术搜索

忆那一年冬至的皑皑白雪

 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微信登录

晓木虫»文学芳草园»忆那一年冬至的皑皑白雪
[文学芳草园]

忆那一年冬至的皑皑白雪

chenyong94 发表于 2017-2-10 15:56  
查看: 100073|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冬至,但我已没有任何过节的感觉了。
一方面是时代的原因,对于任何传统节日,除了吃一些应景的东西,恐怕就再也没有别的含义了,所以我也一直为现在的孩子感到遗憾。他们的物质生活已足够丰富,但传统文化,已经离开他们很远了。或许他们能从书本上或者是老师口中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但却再也不能淋漓尽致地亲临其境,这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的原因,我想也是主要原因吧,我身在异乡,远离父母。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全家人围着火炉吃一顿热腾腾的的饺子。所以,最近几年,我连饺子也懒得吃了,因为吃了也不会有冬至味,反而更觉得伤感。
然而,每到一年的冬至来临,我童年里的某个冬至便会出现在眼前。
那个冬至很遥远,遥远到我已记不清我有几岁,上几年级。
但那个冬至又很近,近到我清晰地知道那天我穿着带肚兜的那种棉裤,全身被大人包的像个粽子,以至于伸胳膊或者蹲下都很困难。
那天,外面一片白茫茫,一脚踩下,积雪已近我的膝盖,大雪如鹅毛般下个不停。
那个冬至不是周末,我依然要早早地起床,走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赶往小学。
奶奶给我带好帽子,用围巾围住我的口和鼻,然后对我说:“快走吧,今天冬至,中午要吃饺子,放学快点回来”,然后我就像平常一样踩着雪一深一浅地去上学了。
今天的我,很佩服遥远的那个小小的自己,在那么恶劣的天气,一个人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半个小时的雪路去上学,然后中午返回家吃饭,吃完饭原路返回。如此一来,我每天要走2个小时的雪路,但当时并没觉得艰苦,因为别人也一样。在我当时的认知里,上学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并不辛苦。
所以,我联想到如今我们看到的贫困山区儿童,要走很长的山路,然后坐在残破不堪的教室里接受教育时,我们会觉得他们很苦,很可怜。但是我想,如果他们不接触媒体,不接触网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多么发达的时候,他们也一定如当年的我一样,认为那就是常态,那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并不会为此感到自卑和难过。但如果他们的平静被外界打破,一旦有了对比,或许他们就真的再也不能快乐。
以上有点偏题了,现在回到主题上来。
那天中午放学后,我照旧一个人从学校回家,脑海中想的是早上出门前奶奶对我说的话,所以就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因为我们村处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而且村子比较小,没有其他小朋友和我同年级,而且每个年级放学的时间有时又会不太一致,所以导致我很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放学回家。
当我从学校出发回家时,就有上厕所的感觉了,但是当时一心想早点回家吃饺子,所以急也没股得上先去一趟厕所。不想走到半道田野小路时,突然就憋不住了,然后我看了四周无人,就想在路边解决算了。
然后我就开始解背带棉裤后面的扣子,但是那个时候很急,越着急也就越解不开......
所以,结果就是,我尿裤子了,不,不是裤子,而是厚重的棉裤。
就那样,穿着巨湿无比的棉裤,我很忧桑地往家走。在路上,我经过很多轮的思想斗争 ,最终决定不告诉家人,自己暖干。
现在想来也可笑,在那样的冬天,暖干棉裤真是无法想象的一件事。但当时我就这么做了,或许那时我已经有六七岁,有了羞涩的意识,觉得尿裤子特丢人吧!
回到家里,本来非常爱吃饺子的我已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唯一在意的就是小心翼翼地瞒过家里人自己尿裤子的事。然后匆匆忙忙地吃完,就匆匆忙忙地回学校了。
那个下午我是如何度过的?现在已记忆模糊,但凭想象也可知道,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在四面通风的教室里,我是如何将湿透的棉裤暖干的。那种毅力如果放在现在,恐怕我已早有所成了吧!
越长大越退化,是怎么样一种逻辑,我无从得知,但小孩子的承受力远远超乎成人的想象,甚至超越成人的极限,这一点从我的成长经验中,可以毫无疑问。
那个遥远的冬至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那里有纯白的世界和湿透的棉裤,想起来心酸又美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忆那一年冬至的皑皑白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21 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e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028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9032535号-4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科研网站 | 优秀信息互联网站

     © 2014-2021 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京作登字-2019-F-01042692      晓木虫® 小木虫®第4176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