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木虫
学术数据库客户端

长达十四年!一位医生对于科研诚信的执着追求与抗争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微信登录

长达十四年!一位医生对于科研诚信的执着追求与抗争

转载自“美捷登”,文章版权归武汉美捷登生物有限公司所有。

作者:美捷登Leste
在过去的14年里,意大利的一位心脏外科医生一直试图揭发他前同事撰写的一项“问题”研究。该研究已被几次立项调查,其中两项调查发现研究数据确存在问题。尽管已经遭受了三起针对他的诽谤诉讼——其中两起是由论文作者提起的,但这位心脏外科医生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

2006年发表在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上的论文‘Relationship between atrial histopathology and atrial fibrillation after coronary bypass surgery’是由瓦雷泽市Circolo医院的心脏外科医生Vittorio Mantovani的几位同事一同撰写的。迄今为止,根据Clarivate的Web of Science数据,这篇论文被引用了57次,并且已经被该期刊和至少两所机构进行了调查。尽管一所大学调查发现,数据集中只有一半多一点的患者能够与活检样本明确匹配,但仍然没有导致该论文撤回。这所大学也在等待期刊采取行动,然后再考虑继续展开自己的调查。

对于Mantovani来说,危险信号在2010年就露出端倪。当时他发现他和同事们写的另外两篇论文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差异:在一个数据集中,病人是通过名字来识别的,但在另一个数据集中,他们又是通过数字来识别的。Mantovani认为这一情况很奇怪。

Mantovani向2006年那篇论文的作者之一、另外两篇论文的第一作者Giuseppe Cozzi索要患者名单。但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Mantovani,Cozzi连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都不回答,导致他对他的同事和他们发表的研究失去了信心。他努力引导相关机构对2006年发表的那篇论文进行调查。

对这篇论文进行的第一次机构调查的结果来自于2012年的瑞典于默奥大学。Giovanni Mariscalco将这一调查作为他博士论文的一部分,在用瑞典语和意大利语撰写的报告中表示发现了数据集中的一些不一致之处,但最终得出结论,没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该论文的科研诚信。

在Mantovani对他的同事发表的研究成果表示怀疑之后,瓦雷泽医院的情况变得更糟了。在向警方的投诉中,Mantovani指控他的同事在工作场所骚扰他。但最终这些人被宣告无罪。

Mantovani还被该论文的两位作者——Mariscalco和Andrea Sala,以及瓦雷泽医院心脏外科主任Cesare Beghi起诉诽谤。Mantovani赢了这三起官司。

“诚实的代价是昂贵的,”Mantovani说,“但除了诚实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可选项。”

于默奥大学的部分调查依赖于瓦雷泽的医院核实数据的真实性。作为对该大学提出的问题的回应,该医院心脏外科主任Cesare Beghi写了两封信,证实了数据的准确性,并有效地结束了调查。

由于警方参与了医院先前的指控,所以一直在监听工作人员之间的谈话。2012年11月的警方监听记录显示,Beghi写的信件是由Mariscalco起草的,Mariscalco是2006年那篇论文的主要作者,也是于默奥大学调查的对象之一。Insubria大学后来将此记录纳入调查报告的附录。

然后,在2017年9月,Insubria大学发表了自己对该论文的调查结果。它发现,这篇论文并不是像它声称的那样是随机的,在70名患者中,只有41名患者可以与每份切片明确匹配,并且有8名患者在伦理委员会批准之前就入组了。

根据调查的最终报告,Mariscalco告诉调查人员,他曾要求医院提供装有收集数据的文件夹,但文件夹被发现是空的。该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Sala告诉委员会,为了保护健康,这些患者并不是随机选择的。报告的结论是,委员会“对数据的收集和研究分析的完全正确性持怀疑态度”。

在给Retraction Watch的一封电子邮件中Mariscalco写道,他既不是首席研究员,也不是负责数据组织学存储、记录或分析的人。他写道:“我必须指出,围绕这项研究及其结论的主要证据从未受到已进行的几项调查的质疑。”

他补充道:“尽管不同的数据集之间存在一些差异,但考虑到研究进行期间和要求澄清的时间间隔(超过15年),这些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可预见到的。”

2017年10月,Insubria将其调查结果的翻译副本发送给了于默奥大学和当时的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编辑Richard D. Weisel,而后者拒绝就调查结果发表评论,该杂志也尚未对这篇论文采取任何明显的行动。

于默奥大学在2018年重新审视了这个问题,根据该校法律代表Chatarina Larson和医学院院长Patrik Danielson写的一封信,他们决定不对Insubria的调查结果采取行动。他们写道,如果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对这篇文章采取了行动,于默奥大学才会对该案例进行审查。

在一封给Retraction Watch的邮件中,Larson解释道:
根据瑞典行政法,如果调查结果不正确,瑞典当局可以改变已作出的决定。但是,不管这种不正确是否存在,如果决定的性质对任何一方都有利,就不允许改变这种决定,不得将其更改为对该个人不利,除非该不准确是由于一方提供了不正确或误导性的信息。

瑞典于默奥大学是瑞典的行政机关,有义务遵守瑞典法律。除非其先前的决定被发现是不正确的,否则于默奥大学不得重新考虑此事。而调查报告没有就数据不一致是故意的还是疏忽的问题得出任何结论。因此,没有任何情况表明于默奥大学在这方面的决定是不正确的。

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大学没有法律上的可能性或义务重新考虑其先前的判断和决定。

据Danielson说,于默奥大学联系了该期刊,询问他们是否会根据调查结果采取行动,但没有得到回应。Mantovani本人也已经多次联系该期刊,同样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现任主编G. Alexander Patterson在给Retraction Watch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直到今年1月收到邮件后才知道这个问题,并咨询了前任编辑。

他说,该期刊的伦理委员会进行了内部调查,并决定不撤回这篇文章。“据我所知,这件事在意大利法院审理,”他写道,“我们不清楚具体的审议和决定。”

在该期刊的网站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论文受到了内部或外部调查。Mantovani表示,“也许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不撤回论文或不发出警告。”“科学界的其他人应该知道这一点。”

Mariscalco在邮件中写道,这篇论文受到了几项调查,包括一项他拒绝透露的英国调查,这“使我摆脱了包括研究不当行为在内的任何指控”:
鉴于这些证据,以及多年来我所遭受的围绕同一事件的一长串攻击,,我将认为任何报道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古老指控的文章都是骚扰和诽谤。这些调查已经为我洗清了所有指控。请注意,我可以向有关当局要求采取法律行动,以保护我的声誉,这可能包括要求赔偿对我所造成的损害。

参考资料:retractionwatch.com


长达十四年!一位医生对于科研诚信的执着追求与抗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晓木虫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