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木虫
学术数据库客户端

一点小牢骚,不要在意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微信登录

一点小牢骚,不要在意

我其实是不敢多情的,就像我的诗一般,已经不敢去写了。
生活中也常有人让我写几首,不过我都推脱了,不是因为我的才思已经尽了,没了才气,更不是伤仲永。只是我已经不敢了。我不敢再写,怕别人说我做作矫情。百无一用是书生,是了呢。

我怕看到那种奇怪的眼神,真的让人不寒而栗。我更不敢去抱怨,因为我很平庸,也渺小。我怕别人会认为我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一种错误呢。有时候也想,然后就忍了。这次却也壮着胆子写了,我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老师让我写的,你以为我想啊。

我是不是很好笑,且让我再放纵一次吧!我还年轻呢,谁没有过一些看起来很荒唐的事呢?

可是我又已经不小了呢。成年了,是个大人了,经常对自己说要成熟,有担待。不要跟孩子似的,显得幼稚,可笑。是了,既然已经成人了,就不能再无所顾忌了。至少要融入这个社会,能和大家处的来。

人毕竟是人,是具有社会性的。太奇怪了不行,太孤寂了不行,太自以为是了也不行。群体毕竟是群体,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总要是合群的,压抑也好,顺从也罢。

总之,且原谅我的冒昧。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发一些牢骚,不要太当真,就把我当成空气吧。

一点小牢骚,不要在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晓木虫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返回顶部